一品代嫁

朱砂

首页 >> 一品代嫁 >>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(目录)

紧急情况:bxwx.org 被强打不开了,请记住新域名 m.bxwxorg.com

大家在看 太子宠妃日常 他的小皇后 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 美女修成诀 可怜为师死得早 我的前夫是权臣 嗜宠记 慢穿之路人甲生存手册 陛下他总是假正经 姝女有仙泉
一品代嫁 朱砂 -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- 一品代嫁txt下载 -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

归处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十一月里, 沈云殊踏着京城的第一场大雪归来。

许碧带着元哥儿迎到二门,只见梅花般的雪片之中,一人身披玄色大氅,从外头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, 一看见她和元哥儿,胡茬未净的脸上就露出了两排白牙,看起来特别显眼。

“黑了,也瘦了……”许碧拉住那双粗糙却掌心滚热的大手, 喉咙里居然有些哽咽, 半晌才能说出话来。

“打仗嘛……”沈云殊嘿嘿一笑,转头问乳-娘怀里的元哥儿, “儿子还记得爹不?爹抱抱。”

元哥儿用怀疑的小眼神看着他, 直到沈云殊伸手,才一扭头:“臭!”

“臭什么臭!”沈云殊哭笑不得, 一把把他提进了怀里,“你爹才进宫面圣回来,早沐浴更衣过了, 怎么会臭!你才是个臭小子呢!”

元哥儿用胖胖的小手捏住自己的小鼻子:“臭臭的。”虽然这么说,他可也并没拒绝沈云殊抱他,反而咯咯笑了起来。

“这小子学坏了吧?”沈云殊好气又好笑, 随手把他往空中抛了两下, 引发了元哥儿更大的笑声, 也不嫌他臭了, 抱着他的脖子直叫:“还要, 还要!”

“让爹歇一会儿,晚上再陪你玩。”许碧捏捏儿子的小圆脸,也有些无可奈何,“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,打从说话顺溜了,就刁钻得很,一定是像你!”这小子很会演戏,明明沈云殊身上并没什么异味,他偏说得有模有样的。想想当初沈云殊装病时那半死不活的样子,许碧真心觉得,遗传这东西实在神奇——元哥儿自出生后明明跟沈云殊聚少离多,可这脾性却越来越像沈云殊了——嗯,反正不像她就是了。

沈云殊哈哈大笑:“我儿子嘛,自然像我。是不是儿子?”

元哥儿转着大眼睛看了他一会儿,发现他真的不打算再把自己扔上去,果断地一扭头冲许碧伸手:“娘抱。”

沈云殊大笑着在他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。旁边乳-娘连忙把元哥儿接到自己手上:“哥儿忘了?现在可不能让大奶奶抱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沈云殊眉头一皱,看向许碧,“是哪里不自在?”

许碧抿嘴一笑,元哥儿已经大声道:“娘肚子里装着小妹妹,不能抱元哥儿,不然会挤到小妹妹的。”

“什么?”沈云殊惊喜地望向许碧,“这是,这是——怎不告诉我?这大雪天的怎么还出来,万一滑了脚如何是好?这些个丫头都忒不晓事了。”说着,干脆直接打横就把人抱了起来,大步往屋里走,惹得丫鬟们都红了脸,纷纷把目光转开。

“原本还以为你能早些回来,想给你个惊喜来着。”许碧笑着扶住他的手,“也还没到那个份上。虽说下雪,路都是扫干净的,丫头们都小心着呢。再说,你这么大老远的回来,我在屋里怎么坐得住……”

沈云殊低头看着她的肚子:“这回是个女儿?”

“王太医说八成是。”许碧也不知道王平是哪里来的把握,说起来这孩子也才五个月呢,这就能诊出性别了?

“那八成就是了。”沈云殊倒是很相信王平,顿时眉开眼笑,“女儿好,女儿好!又香又软的小姑娘,比臭小子强多了。”

元哥儿顿时就要抗议:“元哥儿不臭!爹才臭!”

一众下人都偷笑,许碧也不禁笑了,叫乳娘抱元哥儿去吃蛋羹,这才能跟沈云殊坐下来说话。一别数月,夫妻两人都觉有万语千言在心头,一时反什么都说不出了。

半晌,许碧才道:“西北的仗,打完了?”比起十月里声势浩大的献俘,沈云殊的归来倒显得悄无声息了。虽然明知这是他有意为之,许碧也仍不免替他觉得有些委屈。

沈云殊微微一笑,神神秘秘地从怀里抽出一卷东西来:“虽说不能衣锦还乡,不过,好歹答应你的诰命是讨来了。”

那东西底色杏黄,绣以精致的缠花纹饰,比许碧已得的三品淑人诰命文书更为精致,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了。

“三等伯夫人?”许碧吃了一惊,“不是说——”沈云殊以献俘为障,领兵出关之事,如今京城也都知道了。可这一场仗打下来,说是把来犯的北狄人打败了,却并没有一网打尽。这几日朝堂上颇有些人在又跳又叫,说沈云殊献俘一事是伪造,有欺君之嫌;如今又未能大胜,更是辜负了皇帝的信任云云。

许碧自然知道沈云殊必定另有用意,但也暗中琢磨过,觉得这次的一品诰命只怕是悬了。她自己倒不并不在乎什么夫人淑人的,但沈云殊在离京之前许过诺言,若是不成,倒怕他心里不自在。

没想到这诰命文书竟还是摆在了眼前,只是有伯夫人,那伯爷呢?

沈云殊嘿嘿一笑:“伯爷么,怕得过个一年半载才能到手了。皇上知道我在你面前夸过海口,怕我回来请不下这诰命就进不了家门,所以先把这诰命文书给了,好叫我有个交待。”

许碧哭笑不得:“你在皇上面前又说什么了吧?”

沈云殊笑道:“也就是随口提了一下罢了。只是这诰命文书虽有了,现在却还不好拿出去。”

许碧看那文书上印玺俱全,有这文书在手,皇帝将来想不给沈云殊封爵都说不过去:“皇上也是……”肯把这东西先拿出来,证明皇帝对沈云殊也是心诚的了。

“是啊。”沈云殊笑了一笑,将文书交在许碧手上,“皇上其实也并没有变。”只有袁太后,总觉得这个庶子一旦得登大宝就对敬亲王猜忌起来。其实真正心怀鬼胎的正是她自己,最终酿成了这一场大祸。

“皇上清瘦了许多。”沈云殊顺势握住了许碧的手,叹了口气。失去了相濡以沫的妻子,纵然身为九五之尊,也终究是心里少了那么一块。

许碧默然片刻,问:“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贤妃?”怕是连承恩侯夫人自己,都没料到大女儿在皇帝心目中的分量如此之重吧?又或者梅皇后若是活着,皇帝或许会对她渐渐淡了,可如今梅皇后死了,便将永远在皇帝心中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。

“不过是为了梅家的面子罢了。”沈云殊冷淡地笑了笑,“梅氏到现在还想着翻身呢。”殊不知她若是老实些,皇帝或许还顾念点旧情,越是想着翻天覆地,皇帝就越厌恶。

“且——”沈云殊略一沉吟,还是道,“你怕也猜到了,皇上想着立苏美人为后,如今只等着她生下皇子了。”

“苏姐姐怀的确是皇子么?”虽说隐约猜到了一些,但听沈云殊亲口说出来,许碧还是觉得高兴,“如此一来,我那位大姐姐也该死心了。”

沈云殊笑笑:“为太子计,外戚不宜太强。有袁家与卢家在前,皇上再不会立世家女子了。许翰林——”说起来那是他的岳父,不该说得太难听,但许良圃此人委实是年纪越长越没出息了,年轻时那点与城池共存亡的豪气消磨殆尽,只剩下了一颗碌碌之心。等到皇帝立苏氏为后,他顶多也不过是抱怨几句女儿没本事,余下的不过是依旧在翰林院庸碌度日罢了。

“你若是想把路姨娘接出来,我倒不妨去与他谈谈。”许他略升一半级的,想来也就足够了。

“姨娘——”许碧有点怅然,“我是想接她出来,可她不肯……”路姨娘说得也很合理,哪里有姨娘往姑爷家住着的?

沈云殊微微一笑:“我们若去西北如何?”到了那里,谁还会计较路姨娘的身份?

“西北?”许碧有些惊讶。

沈云殊点头:“不错。此次西北之战,看似虎头蛇尾,其实——巴鲁族长有六子,其中一个是掳去的我朝女子所生,地位卑贱,武艺亦不出众,却颇有些心计。巴鲁族长对他十分宠爱,原有立他为少族长之心,只是他的其余儿子都反对,故而未能成事。”

许碧想了想这些日子京城的传言:“你把他的儿子们放回去争族长之位了?”

沈云殊哈哈大笑:“到底大奶奶有见识!”他说起自己的“坏主意”来便眉飞色舞,“这几个人争起位来,不止巴鲁一族会分崩离析,那位族长最宠爱的儿子,可是还要拉拢其他部族来帮忙的。”

“他靠什么拉拢?”许碧有些怀疑地道,随即醒悟,“不会是你——”

沈云殊挤挤眼睛:“卢家手里不少好东西,不用岂不是浪费了吗?”

许碧了然:“所以是要搅得北狄内斗吗?”

沈云殊收了笑容:“说起来,先帝晚年偏宠端王一系,以至于朝廷内耗,反而忽略外防。上次父亲率兵击退北狄,若是军需充足,原可直入王庭的……自皇上继位之后,这几年虽无什么大灾祸,却也不甚丰盈,否则,皇上也不会下决心要开海运。本来,若是海运顺利,几年后国库有所积累,我和父亲是打算与北狄决战的。”

然而世事有时总是不如人意。先是袁家勾结东瀛人,养匪为患,单是要拿下他们,为海运铺一片平坦前途就花了好几年。后又有卢节与袁太后,为了夺位,早早就将北狄引入了边关。

虽则这次击退了北狄人,但边关总是不免有所损失,只说诱敌深入之时,就多有城关破损。虽然沈云殊尽量利用那些原本就不够坚固的城关,但这要逐一修缮加固起来,也是一笔极大的费用。

“不过如今海港一案已经查明,江浙的袁党势力也被肃清,用不了几年,海运发展起来,国库便会丰盈。”沈云殊有几分憧憬地道,“到那时,我就要整肃人马,再跟北狄打一场!这次,必定要直取他们的王庭,打得他们彻底臣服不可!”

许碧若有所悟地道:“只是,那也得再有几年的工夫了。”

“不错。所以这几年,不能让北狄安安稳稳地休养生息。”沈云殊眉毛一扬,“耗上他们两年,我们却可厉兵秣马。此消彼长,几年之后,胜的必定是我们!”

他停了停,忽然问许碧:“你愿意跟我去西北吗?”

“西北?”许碧怔了一下,“我们——要去西北?”

沈云殊很喜欢她说“我们”这个词儿:“是。我已与皇上说了,西北那边,还是得我亲自去主持才能放心。父亲年纪大了,就让他在东南主持海港营建一事。就是江浙水军,我也荐了京卫使司里的人去——横竖如今袁氏余党已经肃清,江浙闽地的抗倭不是一时一日之功,由他们慢慢去做吧。我们父子毕竟原是马背上杀出来的,统领水军并不相宜,不如让给能干的人去做。”

“父亲——”许碧刚想说沈大将军统领水军亦是做得有声有色,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沈大将军纵然有统领水军之能,可若是沈家父子一东南一西北,俱掌兵权,那可就真的会令皇帝担忧了。

如今,皇帝还念着昔年的情份,对沈家并无疑心,甚至连处置太后谋反这样的大事都愿意交托于沈云殊之手,可谓难得。然而愈是如此,沈家愈是应该自退一步,若自以为忠心便张扬起来,那便是自寻死路,纵然皇帝不想疑心,也要疑心了。

沈云殊低声道:“依例,边关统军的将领,妻小都是应该留在京城的。当初父亲已是特例,我想着,倒不如趁这个时候,再向皇上讨个恩典,带你和儿子一起去。”

大将在外领兵,妻小留在京中,其实也就是做个人质。当初沈夫人因是端王做媒,且当时沈大将军还不是镇边大将,因此方能一直随着他。可若沈云殊往西北去,按例许碧和元哥儿是该留在京城的。

“你和儿子留在京城,我可不放心。”沈云殊摸了摸许碧的肚子,“现在还有女儿呢,就更舍不得了。倒不如趁这个时候,父亲放了兵权,我带你们去西北——只不知,你愿不愿去。”

西北那地方,虽然在他看来是跃马纵横的快意之处,但在旁人眼中只怕却是战乱苦寒之地,没几个人愿意去的。许碧生长京城,后来嫁给他也是往杭州住,皆是温软繁华之地,对西北究竟是个什么想法……

“好啊。”许碧却是欣然。京城这地方是繁华,可勾心斗角、明枪暗箭不断,更何况很快还会有立后风波。与其留在这里小心翼翼地过日子,倒不如去西北,至少那边是沈家的地盘,说句不客气的话,到了那儿,她和元哥儿都能横着走了。

至于西北苦寒什么的,许碧倒真不在意。那地方是苦一些,但到了沈云殊这等地位,自是比普通人要强得多,又能苦到哪里去?她可不是吃不起半点苦头的娇小姐。

“听说西北那地方拘束少得多?”杭州也好,京城也好,规矩都不少,似她这样,还是成了亲的妇人,若沈云殊不在家中,都不好随意出门逛街的,只能参加些女眷们之间的花会茶会,再不然就是去庙里上香,着实无聊。

“正是。”沈云殊说起西北不由得眉飞色舞,“那边地方广阔,我带你去跑马看落日,那草原茫茫,一眼望去无边无际,着实壮观……再说,也去母亲坟前拜一拜,让她知道我娶了一位贤妻。”许碧自进门之后,只拜过他生母的牌位,却连坟都不曾上过。

“而且,我也想在西北,再办一场喜宴。”沈云殊握住许碧的手,低声道,“我与你的喜宴……”当初他为了装病,是让沈云安代为迎亲的。当时未曾想到,他竟会在这场代嫁的亲事之中,迎娶到了此生至宝。以至于如今想起,他都后悔不该让沈云安代迎的。

到了西北,他可以以亡母未曾亲眼见他娶妇为由,再办一次喜事。没有别人代迎,没有别人代为拜堂,只有他和他的妻子,正正经经,同拜天地,共入洞房。

“这也行吗?”许碧脸上泛起一阵红晕,也低声问。

“怎么不行。”沈云殊一锤定音,“母亲想必是会高兴的。”

“嗯。”许碧也不由得嘴角泛起了笑意,“第二日,我们就去母亲坟前祭拜,带着元哥儿,也让母亲看看孙子。”如此,连夫人在九泉之下,当会放心了吧。

对于沈云殊调驻西北掌十万大军之事,朝堂上果然不出所料地有人跳了出来。不过还没等他们叫唤呢,沈大将军从江浙递上的告老折子就已经到了,自请辞去东南水军兵权,只往正在建设的海港处做个小小官员,为海运之事出一份力即可。

这份奏折算是堵上了所有人的嘴。皇帝在朝堂上大发雷霆之怒,斥责那些蹦跶的官员眼中只有权势,行小人之心,不配为官云云,同时顺势封了沈云殊为三等忠勇伯,镇守西北;至于沈大将军,虽不再掌军,却以一品致仕,另给监察之权,让他监督海港营造之事。

这个三等伯震得朝中一半的官员有点发懵。盖因沈云殊返京十分低调,不少人都以为他这场仗打得虎头蛇尾,能官升一级就是好事,少不得在京卫里多磨两年,等现任京卫指挥使告老,他才能升上来。

谁知皇帝这会儿一张口就是一个三等伯。好些人这才想起来,沈云殊不但是临危受命,领兵击退北狄大军,之前还有救驾之功,加起来给个伯也不为过。毕竟这三等伯只传三代,不是那等数代不易之爵。

当然也有还想反对的,但他们刚才已经因为沈家父子把握权柄之事挨过皇帝的训斥,这时候若再跳出来反对,简直就是不想再做这个官儿了。因此这些人也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都咽回去,听凭皇帝当朝下旨,定下了这个忠勇伯。

得爵是件大喜事,不少人都等着给这位新伯爵贺喜呢,沈家却以调防西北为由,只宴请了一日亲友便作罢,随即就低调地收拾起了行李。

许碧在年前入宫,见到了苏阮。

两人的肚子都已经有些显形,只是冬天衣裳穿得厚,不是特别明显罢了。

“听说你这胎是个女儿——”苏阮这一胎反应有些大,扶着腰既笑且叹,“皇上那日还说,我若生个儿子,正好做个亲家。”

许碧不由得抬眼看了看苏阮:“姐姐可听说了,苏家伯父已在闽地筹建书院,还亲自去请当地有名的大儒出山?”苏老爷这辈子也总算做了件明白事。只是这事若做好了,苏阮肚子里的这位皇子,将来怕就是太子了。为太子求娶沈家女,与为随便哪个皇子求娶可是不同的。

苏阮微微垂下眼睛:“皇上告诉我什么,我就听什么。父亲能做件明白事,也是苏家大幸,将来受益的是苏氏子孙,我一个出嫁女,却是管不到的。”

许碧默然。苏阮一直看得明白,正因看得明白,才走得稳妥;但也正因看得太明白,才无所期待。明玉阁也好,交泰殿也好,对她来说没有多大区别,她可做皇后,却永远做不了梅皇后。

不过,对苏阮而言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等到她生下皇子,皇帝会升她为妃,再过两年,就会立她为后。等她入主东宫的那日,这后宫之中不知有多少嫔妃会羡慕嫉妒得两眼血红,谁还会去细细分辨,此皇后与彼皇后有何不同?

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,许碧还真心不怎么想结这个亲事,太子妃听起来尊贵无比,其实对女人来说却未必就是好归宿。不过,那也总是十几年之后的事了,何况皇帝只是随口一说,也许到时候又另有考虑也说不定了。毕竟他若是自己不想要一个家族强盛的皇后,又怎会为太子娶个这样的妻子呢?

因是年下,许碧也不能久坐,与苏阮告别之后,便离了明玉阁。沈云殊计划出了正月就启程,那时许碧的身子还不算太沉重,可以慢慢地走,等到了西北天气也和暖了。唯一可虑的就是许碧要去西北生产,为此,他特地向皇帝讨了王太医随行。

至于沈夫人母女,则是要回杭州了。沈大将军在那边为沈云娇定了一门亲事。

若是依着沈夫人从前的脾性,多半是不肯的,毕竟她怎肯白来京城一趟呢?只是经了太后谋逆一事,沈夫人并沈云娇都几乎吓破了胆,这才觉得京城也不是什么好地方。君不见那几家原本依附太后而趾高气扬的人家,一夜间就纷纷倒台,有抄家者有流放者,个个都是祸及满门。

再看看那宁远伯,原本也是平平安安的日子,只因为想把女儿嫁给敬亲王就险些招祸上身,如今与梅家的亲事已然退了,举家都迁回了祖籍,再也不想什么袭爵了。

一门亲事便招来一家之祸,沈夫人不得不承认,沈大将军是对的。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可不能想她摊上这种事情该如何是好。至少将女儿嫁在江浙,就在自己身边,一家子团圆一处,她还放心些。

一场宫变,有身死家亡的,也有飞黄腾达的,有沉迷的,也有顿悟的,人生百态,莫过于此。

“大奶奶,是大姑娘……”身边的知雨忽然低声提醒。许碧一抬头,便见果然是许瑶迎面走了过来。

“妹妹成了伯夫人,就不理人了?”许瑶面色沉晦,开口便很冲,“难得进宫,也不去我那里坐坐,看看你外甥?”

“年下大姐姐事也多,我还得准备去西北,就不去惊扰小殿下了。”许碧并不接许瑶的话,那可是皇子,她一个外臣之妇,可不想论什么姨妈外甥的。

“你真要去西北?”许瑶满面惊讶。这消息她是听到了的,可并不相信。西北那是什么地方?苦寒之地,连年兵戈。别看今年把北狄人打退了,说不定过两年就又来了。哪个傻子放着京城这样繁华之地不住,要去西北?

“自然是真的。”许碧笑了一笑,“就如苏老爷如今已经在闽地办起了书院一样真。”而许良圃,仍旧在翰林院做他的闲散翰林,既无尺寸之功,却也不肯急流勇退。

“你傻了?”许瑶脱口而出,才发觉自己失言,连忙掩饰,“你,你还有儿子,马上又要生产,你难道想让孩子跟你一起去西北受苦?”

“去西北难道就是受苦?”许碧笑着摇了摇头,“大姐姐在宫里安稳度日罢。人各有志,我却是更喜那海阔天空之处。待日后归来,给大姐姐送些西北特产。”

许瑶看着许碧远去的背影,自言自语地道:“傻子!”可是说完这句话,她自己却觉得眼眶一酸。许碧纵然是个傻子,可看起来对西北的生活充满了自信,而她,她还在这后宫之中坚持着,却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了。

许碧并没听见许瑶说什么,也不想听。她走出宫门,就看见自家的马车停在数丈之外,车辕上有个人懒懒散散地坐着,身上那新制的伯爵袍服都被撩在一边,只是远远看见她,便笑着跃下车辕,迎了过来。

许碧急走两步,也向那个人迎了上去。不管京城还是西北,不管春秋或是冬夏,有这个人在的地方,便是她的安居之处——此心安处,即是吾乡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沉迷游戏,导致这文的结尾拖了这么久,连请求原谅的勇气都没啦,躺平任殴打……下篇文是耽美,那么暂时要跟大家说再见了,谢谢这段时间的支持,我们以后再见……

《一品代嫁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笔下文学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笔下文学!

喜欢一品代嫁请大家收藏:(m.bxwxorg.com)一品代嫁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恐怖复苏开局壁咚裂口女 末日进化乐园 逆天狐宝: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重生后,霍太太又甜又飒 重生六零娇妻有空间 神级宠物进化系统 重生之镇国神豪 傲世九重天 重生后霍太太又甜又飒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农门诰命妻 偏执王爷的团宠医妃 回到九零,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抗日之军工为王 全能大佬她马甲多又多 史上最狂老祖 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史上最强练气期全文免费阅读 神道丹帝 我家宿主又犯懒
经典收藏 逆天九小姐:帝尊,别跑!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(快穿) 越来越奇怪的男主们[快穿] 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 娇妻为后 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! 君有疾否 我的前夫是权臣 表妹万福 拒绝洗白的反派[快穿] 和离我是专业的(快穿) 姑娘请自重 徒弟个个想造反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我给前夫当继母 清穿娇宠玄学妃(红包群+穿书) 首辅夫人重生日常 咬定卿卿不放松 皇帝们的死后生活 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
最近更新 梦神降世,做个王妃总掉坑 摄政王令朕宠罢不能[穿书]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邪神的恋人[西幻] 参加灵异真人秀后我爆红了 重生逆袭:倾城狂妃不好惹 五师妹 神魔启世传 满级大佬在线虐渣 天地生吾有意无 战神偏宠符师小娇娘 权臣的早死原配 小祖宗她重新做人了 当女配拿了大佬剧本(快穿) 岿然 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 堕仙 圣界奇缘 [绝世唐门]反派的白化之路 惑众门
一品代嫁 朱砂 - 一品代嫁txt下载 -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-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